SiteTempelateID8 上海圣封贸易有限公司
新闻动态
一汽集团高层补位迫在眉睫 上市仍是后话
2016年7月16日  来源:中国经济网

  从“换血”到“输血” 一汽高层补位迫在眉睫

  ■本报记者 翟亚男 北京报道

  5年后,一汽集团总经理的位置再度空缺。只是这一次,不知是否还要等待9个月。

  7月7日,中国通用技术集团官方消息称,原一汽总经理许宪平调至中国通用技术集团任董事长、党组书记。这是中组部、国资委继2011年在一汽集团内部考核选拔总经理、2015年徐平、竺延风南北对调之后,对一汽集团高层的又一次重大调整。截至记者发稿时,中组部尚未公布一汽新任总经理的人选。

  不难看出,徐平此前的调任仅仅是一汽集团高层人事调整的开篇,内部梳理仍在进行中。《华夏时报》记者查看一汽集团官网发现,曾延续多年的一汽集团10人领导班子目前仅剩6人,除董事长徐平外,其余为4位副总经理及1位纪委书记。

  继任者成谜

  之前有媒体报道称,许宪平调任中国通用技术集团后,一汽集团总经理的新人选已经敲定,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 长安汽车 集团董事长徐留平将出任一汽集团总经理。随即,长安方面对此消息予以了否认,在一份声明中称“长安汽车未收到任何与此内容有关联的信息”。而随着许宪平的正式调任,“徐留平北上一汽”再次成为业内猜测的焦点。

  对此,一汽集团内部人士用“灯下黑”来形容,意思是往往外界都知道了,但内部还蒙在鼓里,“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各司其事,做好自己的事情。”有消息人士称,“一汽总经理一职的选定是一场平衡各方利益的激烈竞争,共有四方力量决定着最终的候选人,包括中组部、国资委、吉林省委和一汽集团。”而根据以往经验,候选人的资历要同时符合四方对一汽总经理人选的要求。

  其实,一汽集团总经理一职已不是第一次被“搁置”。早在2011年9月,在空缺长达9个月之后,历经两次内部投票和筛选、面试后,一汽集团总经理人选才最终落定,许宪平正是那时从9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成为最终胜出的“黑马”。——彼时,许宪平在一汽集团10位高层中排名第9位,并且年纪最轻,但其掌舵自主品牌时的出色业绩成为其最大加分项。

  无疑,自主品牌一直是一汽几年来发展中的硬伤,时至今日,在各大汽车集团自主品牌板块纷纷有起色的时候,更显一汽在这方面的乏力。由此看,徐留平接任一汽集团总经理可以说是最佳人选。自2006年初初任长安汽车集团董事长后,徐留平就为长安确定了“以我为主、研发先行”的正向发展模式,这也让长安汽车逐渐确立了自己的研发体系。去年12月,长安汽车第100万辆中国品牌乘用车在重庆下线,以9年的最短时间成为第一家自主品牌乘用车年产销过百万辆的企业。

  人事架构“瘸腿”

  “虽然出任一汽集团总经理,是从正局级升为了副部级,但徐留平本人是否愿意接下这个‘烫手山芋’还不好说。而且长安汽车是军工企业,从各方面看,这种优势也不是一般央企能比的。”有业内人士称,“不过,最终个人意志还是次要的,主要还得看中组部、国资委如何安排。”“如果不空降,从一汽目前的人事架构看,内部选拔的可能性已不大。”上述人士认为。

  半年前,原一汽集团副总经理吴绍明被调至中汽协任秘书长,这也使得集团副总经理一职从5人减少至4人。从目前在任的4位副总经理履历看,仅秦焕明一人有主掌整车公司的经历,但其在一汽-大众的任职经历与自主业务的需求又有些“不合拍”,尽管吴绍明离任后红旗事业部划到了秦焕明的业务线中,但红旗品牌在短时间内也未见大的起色。与此同时,排在秦焕明之前的两位副总经理滕铁骑和金毅从年龄上均临近了退休边缘,另一位副总经理董春波则是“技术男”,一直主管的是长春技术研究所的相关工作。

  “宪平总被调走后,我们也在猜测新的领导会是谁,但也没听说什么消息。公司这两年人事变动大,好多人都轮岗了。” 一汽轿车 (000800.SZ)的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该人士正是在一年前从奔腾品牌调到了红旗品牌,虽然业务范围跨度很大,但像其这样的基层管理人员几乎都被调换过部门。据了解,行政和辅助部门的人事调整也一直在进行中。除了业务本身的需求外,高层领导的频繁更替是这种大范围的人事调整的主要原因。

  经历了人事的调离和部分高层的落马,一汽目前的人事体系可以用“青黄不接”来形容。目前一汽管理层中,高层全部为50后、60初,基层管理人员多为80后,而作为中坚力量的泛70后骨干力量多年间流失严重,这其中涵盖了营销、制造、财务管理、产品研发等多方面人才,如今当中的大多数人都成为了各自领域的佼佼者。人事架构的严重瘸腿和人才的断层,成为了一汽的又一硬伤。

  上市仍是后话

  在许宪平调任北京的消息发布后,有网友即在一汽轿车股吧中留言“不要让人事变动再成为拖延上市的借口”。此前,一汽股份对于无法按承诺整体上市给出的解释中,即有“公司内部管理层在2015年出现重大变化”一条。在一汽违约风波尚未平息之时,总经理的调任无疑又拨动了股民敏感的神经。

  其实,对许宪平而言,在一汽的最大遗憾无疑是任期内没有实现一汽的整体上市。曾在一汽解放和一汽夏利担任过总经理的许宪平当时之所以有机会击败对手成为一汽总经理,外界认为理由之一就是其在商用车领域和上市公司一汽夏利(000927.SZ)的工作经历,有助于平衡各方利益,为一汽实现整体上市铺路。

  “过去这一年,徐平更多在完成人事布局,从高层到中层的人事调整,对整体上市的工作推进有限。”一汽集团内部人士透露,“徐平上任时间尚短,如果人事关系不理顺,徐平的政令也无法落实。”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认为,相关央企的干部交流和一些人事任命,可能就是在为重组整合做准备。新领导上任后,面临的主要任务基本都是提质增效与结构调整,这也是今年央企密集换帅的一大目的。

  在7月4日下午举行的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两家上市公司“投资者网上说明会”上,除了重复此前“一汽股份变更承诺事项履行期限的公告”内容以外,并无实质性内容。但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公司章程修订都增加了“董事会决定公司重大问题时,应当事先听取公司党委的意见”。

  民族证券汽车行业分析师曹鹤认为,一汽整体上市搁浅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人事方面,“只要一汽集团主要矛盾解决,包括业绩、中方与外资股比等问题都好说,可以通过市场手段解决”。

  如果如分析人士所言,随着许宪平继任者的到来一汽集团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逐渐得到梳理,希望一汽萎靡不振的自主业务和整体上市等一系列难题也能就此迎刃而解。